我未婚 但有一個孩子 照顧了她,那自己呢?

上一秒專注的縫紉,製作手工布包,下一秒可以轉身製作糕餅的陳建瑛,當年20出頭遇上的她口中「不成材」的男友,一個不小心成了單親媽媽,決心一肩扛起爸爸跟媽媽的角色,但談何容易呢?

淡定的口吻,表達出了日常的生活,一通別人的急事,就只剩自己看辦。

接到了女兒,繼續回到工作岡位上,在這裡,不僅是要讓婦女們有工作,更讓他們有價值。

一個單親媽媽堅強地的背後,看見的也是整個社會家庭結構的的改變。

不過小學五年級,給人的印象卻穩重成熟健談,但每要形容媽媽,嘴裡總掛著「不知道」,但從肢體語言上可以感受到對獨自扶養自己長大的媽媽那說不出的感謝。

單親的路上需要更多社會的支持系統,善牧所做的,就像聖經中保羅說的:「我栽種了,亞波羅澆灌了,惟有神叫他生長。」或許無法直接地傳遞福音,但那微小卻宏亮的愛,必成為種子,埋在他們心中。

(4)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