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消息國度新聞 2017/5/23馬玉玲台北報導

 

十七世紀末,因著自然神論、理性主義等因素,英國教會沈淪、加上社會墮落,許多人開始祈求上帝,盼望從腐敗中覺醒,當時有少數傳道人首先靈裡覺醒,在英倫三島分別興起局部復興現象,但大規模的全面復興,是從1726年開始。

威爾斯復興的主領者是鍾斯(Griffith Jones)帶領會眾回歸聖經真理、蘇格蘭地區由姆庫勒牧師多次傳講重生信息而引發、英格蘭則由衛斯理兄弟及懷特腓所帶領,他們一生巡迴佈道傳講悔改真道,這些傳道人所帶動的復興,在1739年開始喚醒不列顛全地…

鍾斯是Llandowror地區 St Teilo’s Church教會的教區牧師(圖1/翻拍自網站)

威爾斯復興─讀聖經引發復興

威爾斯復興者: (左)鍾斯牧師、(右)哈萊斯牧師(圖2,3/翻拍自網站)

 

威爾斯復興帶領者鍾斯(Griffith Jones)於1683年(或1684年)出生在西威爾斯卡馬森郡(Carmarthenshire) 一個稱為Penboyr的小村莊,鍾斯幼年曾是一個小牧羊童。

牧羊童鍾斯(Griffith Jones)是在睡夢中被上帝呼召全職事奉,他以超齡進入學校,後來接受神學教育,1716年成為藍得羅耳(Llandowror)社區St. Teilo教會的牧師。

熱情的鍾斯講道大有能力,或許早年的牧童生活讓鍾斯不甘於固定在一處,他的教會成了巡迴式佈道及教導聖經的教會,也是威爾斯巡迴慈善學校的創辦人,他訓練老師旅行到各教會停留數月教導信徒讀聖經,在他過世時,威爾斯有15萬4千人接受過研經教導,聖經成為信徒信仰與生命的指標。畢文夫人(Madam Bevan)贊助鍾斯所創立的巡迴慈惠學校,促成304,475成人及兒童得以接受教育。

鍾斯的講道深具熱力,後來接續帶動復興的羅蘭德牧師(Daniel Rowland),曾是一位未重生得救的傳道人,後來就是聽到鍾斯講道才真正悔改,他到處巡迴佈道,並促成威爾斯加爾文主義循道會(Calvinistic Methodists)的成立。

這個古老的馬廄,從前是一個聖經學校的教室。畢文夫人贊助鍾斯所創立的巡迴慈惠學校,促成三萬多人及兒童得以接受教育。 (圖4,5/翻拍自網站)

 

另一位復興者哈萊斯(Howel Harris)也投入巡迴佈道行列,一天有六場,他用二年徒步二萬五千哩,講了125場道,當英格蘭復興者懷特腓到北美佈道時,哈萊斯代替他在倫敦講道,1735-1750年間是他復興事工的最巔峰,許多基督徒靈命更新並因而得救。

這些傳道人的復興事工不但讓人心甦醒,他們建立的學校和大學,也為威爾斯的教育奠下良基,有卓越的貢獻。

蘇格蘭復興─重生信息引發復興

姆庫勒牧師連續戶外聚會傳講重生信息,引發坎伯斯朗區的復興。

(圖6/翻拍自網站)

 

蘇格蘭的格拉斯哥擁有全歐最多綠地,但東南方五哩處的坎伯斯朗(Cambuslang),酷寒冬季帶來的是暴風及飢荒,因此當地教區居民渴望「來世」。
1740-41年蘇格蘭坎伯斯朗教區(Parish of Cambuslaug)長老教會姆庫勒牧師(William M’Culloch)多次傳講「重生」信息,到了第二年一月近百人要求週四聚會。二月,牧師建立禱告會,越來越多的會眾到牧師家禱告,直到四月底,有超過二百人悔改信主。由於會眾不斷湧入尋求屬靈輔導,姆庫勒牧師找來英格蘭復興佈道家懷特腓協助。同時期,在吉斯地區牧會的羅伯牧師(James Robe),用一年的時間也以「重生」為主題講道,復興自格拉斯哥及吉斯兩地為中心開始傳遍蘇格蘭低地。
禱告、重生信息及個人協談,將蘇格蘭的基督徒,從冷酷的理性主義中解救出來,回歸正統,復興所帶來的是宣教行動,後來有宣教士從此地出發到印度、阿姆斯特丹等地,也因他們將蘇格蘭復興的信息分享出去,而爆發了復興。

英格蘭復興─1739年的覺醒

 

英倫全面復興者:(上左)查理衛斯理、(上右)約翰衛斯理、(下)懷特腓(圖7,8,9/翻拍自網站)

 

1700年代,教會屬靈光景已經到了令人窒息的地步,當時勞威廉(William Law)著書呼籲教會重建屬靈新秩序、瓦特斯(Issac Watts)寫了許多讚美詩激勵人敬虔,當時也有人發起組織「宗教會社」(Societies),鼓勵人禱告、讀經、領聖餐,在倫敦這種團契有近百組之多,但卻缺少具領導魄力的領袖。當約翰衛斯理兄弟(John & Charles Wesley)及其同工懷特腓(George Whitefield)的出現,正合當代所需。

懷特腓是天生的佈道家,聲音宏亮,據聞兩公里內仍能聽聞他的聲音。

(圖10/翻拍自網站)

 

促使英倫全面復興的大佈道家懷特腓,是七個小孩中的老么,他體態豐腴、聲音宏亮,有超人的記憶力及演說力,因幼年出麻疹而有一眼斜視。他認識衛斯理兄弟是在「聖潔團」中,這也是一個一起研讀聖經,每早一起靈修,每週三、五一起禁食的小組。

1735年,懷特腓感到靈裡有極大的乾渴,於是連續禁食,每天長時間禱告,單獨尋求神;他雖然當時形體消瘦,但靈裏卻漸漸潔淨更新。七週後,他經歷聖靈充滿,心中湧出喜樂,禁不住詠唱詩篇。

1739年,懷特腓開始露天佈道,他的講道大有能力,常有幾萬人聚集,他宏亮的聲音響徹田野,喚醒英國教會沈睡的靈魂,許多人認罪悔改。

1738年5月24日,另一位喚醒英倫大復興的約翰衛斯理在不甚情願的狀況下,走進艾德門街(Aldersgate)參加聚會。聚會中他聽到馬丁路德《羅馬書注釋》的序文,因而重生。

三週後,約翰動身前往德國,參觀摩拉維亞大復興的「主護村」,與親岑多夫伯爵會面,也和摩拉維亞弟兄們相處了三個月,學習了不少信心的功課。回到英國後,約翰應懷特腓之邀,前往布里斯托(Bristol)傳道。約翰衛斯理採用摩拉維亞弟兄會小組聚會方式,1742年,在布里斯托開始了小組聚會,由小組聯成「會社」、地方會社組成「聯區」,許多聯區組成「大區」,大區之上有「年會」。這樣的組織運作,在1739年的大復興中,促使教會滋長,得救人數激增。

約翰衛斯理在街上講道(圖11/翻拍自網站)

復興帶來社會轉化──廢除奴隸制度

英倫大復興帶來的不單是信仰的覺醒,對社會的影響也十分鉅大,尤其在廢除奴隸制度方面,約翰衛斯理憎惡酗酒及販賣奴隸,他寫給主力廢奴的議員威伯弗斯(William Wilberforce)的最後一封信中,勉勵他要成為社會中流砥柱,他也寫了一本《思考奴隸制度》的小冊子,向許多小組發行,成千信徒聯名下議院,對於廢除奴隸制度有決定性的影響。

約翰衛斯理生前多次鼓勵威伯弗斯在議會中倡議廢奴(圖12/翻拍自網站)

 

衛斯理終生以馬代步巡迴佈道22萬5千哩,講道52,400場,足跡遍達不列顛。懷特腓也是,他一生佈道18,000場,每場會眾常高達二至四萬人,並投入改善貧窮,開辦學校等慈惠事工,也是北美十三州復興的催化者。

約翰衛斯理的組織能力、懷特腓的復興佈道、查理衛斯理的讚美詩篇,促成不列顛的全面甦醒。而在這些偉大的復興佈道家背後,真正促成復興的應該是上帝不變的真理,就是聖經真道。

聖經真理使人得以自由……讓不列顛英倫三島從捆鎖中、從沈睡裡自由覺醒。

 

 

(734)

英倫三島因讀聖經而復興 巡迴佈道成為當時教會風潮

0 則留言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