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消息國度新聞2017/12/29歐華神學院助理教授 鄭路加西班牙特稿

改教運動在十六世紀的歐洲造成了極大的震盪,不但改變了歐洲宗教生活的面貌,更在經濟、政治、教育各方面產生了很大轉化作用,這一切變革的背後,都是上帝親自的主導,祂是改教家的主,也是歷史的主。

 

《論基督徒的自由》是馬丁路德三大經典著作之一,是因信稱義的根本教理最重要的靈修書。(圖1/道聲出版社)

改教運動初期充滿逼迫

1520年,11月,路德一口氣完成了三篇傳世經典——《至德意志貴族書》、《教會被囚巴比倫》、以及《論基督徒的自由》——闡明了更正教的信仰立場。

這些激情澎湃、慎思明辨的著作,從教會的敬拜、信徒的身份、稱義的根基等方面,來為更正教信徒清晰地勾勒出了合神心意的信仰生活模式。雖然在那之後的一段年日裡,歐洲各地並未出現路德所期待的那樣復興的烈火席捲各地教會的場景。相反地,迎接滿腔熱情的改教者們的卻是各樣的逼迫,甚至被烈火焚燒在市政廣場,以此警示人民不要造次。

與此同時,急於讓改教家們回歸羅馬教廷的神聖羅馬帝國皇帝也屢屢施壓,重重打擊各個改教陣營。瑞士聯邦的改教領袖慈運理甚至因此戰死沙場。一時間,改教運動在人看來似乎岌岌可危。誰能料到,在第一代改教家逐漸謝幕的時代,神藉著這樣的逼迫把第二代的改教領袖推上歷史舞台。誠然,歷史已經一再地證實迦瑪列當年的論述:「若是出於神,你們就不能敗壞他們」(使徒行傳5:39)。

第二代改教領袖興起

日內瓦大學的改教紀念牆,自左到右分別是紀堯姆·法雷爾(Guillaume Farel)、約翰‧加爾文(Johannes Calvin)、泰奧多爾‧貝扎(Théodore de Bèze)和約翰‧諾克斯(John Knox)。(圖2/ My Switzerland.com)

1533年,11月,改教的進程有了一個意想不到的轉折。遠在巴黎的加爾文(John Calvin,1509-1564)在為他的好友柯布(Nicolas Cop,1501-1540)寫的就職稿裡清楚地陳明了其參與改教的意願。為此,加爾文被迫逃離法國。或許在人看來,那不過是加爾文一時衝動的代價。卻不知神有祂的安排。當加爾文輾轉到達日內瓦的時候,當地的改教先鋒法雷爾(Guillaume Farel,1489-1565)提醒加爾文,焉知他經歷的這一切不是神奇妙的計劃。加爾文因著順服神奇妙的帶領,成為神堅固改教的成果的關鍵。他不僅在日內瓦建立了一個神治城邦的模型,更是為歐洲各地被逼迫的改教者們提供了神學裝備的港灣,其中就包括蘇格蘭的改教領袖諾克斯(John Knox,1514-1572)。

蘇格蘭改教領袖諾克斯

蘇格蘭的改教領袖諾克斯(John Knox,1505-1572)(圖片3:Christianity Today)

約翰·諾克斯生於蘇格蘭的哈丁敦,該處緊鄰蘇格蘭首府愛丁堡。在蘇格蘭改教運動中,當時擔任牧師職的諾克斯曾被抓到法國的船上當划船奴,受盡虐待約19個月,1554年,諾克斯到德國,轉至日內瓦,受加爾文影響很大,成為他的同工並翻譯英文聖經(日內瓦譯本),遂得到了英國清教徒的敬重 。次年,諾克斯回蘇格蘭展開一連串宣講,半年後回到日內瓦,改革事工愈來愈成熟。

1559年5月2日,諾克斯回到了蘇格蘭,他講道充滿能力,所到之處如烈火燎原,以致1560年蘇格蘭國會宣布改革宗教 。

1560年12月,召開第一次蘇格蘭大議會,1561年1月就訂定「教會管理法規第一集」,在國會提出,將加爾文所訂的計劃實際地執行於蘇格蘭全國。

1572年11月,當蘇格蘭送別諾克斯的時候,他的影響力已經遠遠超出蘇格蘭。要不然,如今的日內瓦大學裡面的那堵改教紀念牆(參圖片2)也不會把這位偉大的改教領袖與加爾文並列。

當年,他在與英格蘭的改教領袖克藍麥(Thomas Cranmer,1489-1556)同工之時正是受到逼迫之後,才投奔日內瓦的。也正因為那段經歷,他被賦予的歷史使命就是把改教的教導和教會的管理直接帶到了蘇格蘭,然後間接地影響了整個英倫三島。當十多年後,西班牙的無敵艦隊在英吉利海峽被挫敗,海上霸權落到更正教國家手中之後,諾克斯給英語世界帶來的影響才更顯突出。

改教生活帶進新大陸

1620年11月,在路德提出因信稱義的信仰生活原則整整一個世紀之後,穿越了重重險阻的五月花號,將清教徒帶到了一塊可以自由地活出符合聖經教導生活的新大陸。經過漫長而艱辛的努力,改教家們的願景似乎終於可以實現了。滿懷敬虔的清教徒一批批地湧向新英格蘭,依循著改教家們提出的新藍圖,制定出新的教會規定和體制,以避免改教前教會的腐敗重演。一切看起來都那麼美好,一個世紀前改教家們挑戰舊世界的執著,終於可以成為一個新世界的立國之本了。即使歐洲那時正在經歷另一場因為改教帶來的、天翻地覆的三十年宗教戰爭(1618-1648),生活在新世界的信徒,依舊可以期待他們的兒女將改教精神持續下去,因為他們已經看到神藉著那些原本默默無名的人成就的大事,看到神自己彰顯的信實和大能。

五月花號的清教徒一心想將改教信仰原則運用到新大陸(圖4/ 海外校園網站)

1751年,11月,被譽為清教徒王子的約拿單‧愛德華茲(Jonathan Edwards,1703-1758),卻因為堅持清教徒移民之初的信仰原則被自己牧養的教會逐出。一個多世紀前,那群遠道而來的清教徒在新世界建立神治社會的憧憬依舊是憧憬;兩個多世紀前,改教家憑著神的帶領制定出來的種種教會體制,依舊不能限制罪性的蔓延,更不能更新罪人。當老夢想在新大陸破裂時,人再次被提醒,人離開神就什麼也做不了。當美國的會眾在反思的同時,歷史的主宰卻在大海的另一頭打開了新的篇章。

威廉‧克里為近代更正教宣教之父(圖5/ 海外校園網站)

1793年,11月,素有近代更正教宣教之父之稱的威廉·克里也是揚帆破浪,抵達了印度。他回應了那個時代的歷史使命,因此神藉著他掀起了接下來一個多世紀更正教信徒奔赴全球的宣教浪潮。於是乎,在一次次新舊碰撞、文化衝擊的危機中,歷史記載著信徒一次次地奔向改教家們信靠依賴的救主,藉著祂的帶領一次次地把人帶到降世為人、使人稱義的主面前。

 

2017年11月,這一年中分享了許多改教的史實,世界各地的信徒都聽說了500年前那場由主所導演的改教運動。問題是,您對改教運動的慶祝,會因著進入501年就偃旗息鼓嗎!,還是再次被這些主所的主導的史實而受激勵?當您看到神在歷世歷代中,藉著那些願意順服使命,接受呼召的信徒,來成就歷史主宰的旨意時,你是否願意效法改教家們,靠著信實的歷史之主,參與到這場見證上帝恩福的慶祝?祈願賞賜改教家們歷史使命的主,在我們這一代人身上得到完全的榮耀!

(176)

改教運動由上帝主導 祂是改教家的主及歷史的主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