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消息國度新聞 2017/5/9 馬玉玲台北報導

 

十八世紀一位德國伯爵封地中名為「主的守望」(Herrnhut)的莊園,發生了奇妙的事,因著為九個小女孩禱告造成的大復興,影響百年…

 

1765年的「主護村」(圖1)

復興前因:幾世紀逼迫,新教徒流散離鄉

曾經發生在十八世紀一位德國伯爵封地(Herrnhut主護村)的事,竟然影響了基督教百年的全球宣教。

今天,如果你來到德國東部這秀麗如畫的Herrnhut莊園,走進一座名為「神的園地」的教會墓園中,這位伯爵和許多摩爾維亞弟兄都葬於此,你再走到墓園小山丘上的一座小塔,就可以與古人一樣遠眺德國、波蘭、捷克三國邊境,在這座摩爾維亞弟兄們為全世界福音守望的禱告塔中,你彷彿仍可聽到昔日披肝瀝膽地禱告聲…

 

古歐洲的摩爾維亞和波希米亞(古中歐地名,占據了古捷克地區西部2/3區域。現位於捷克中西部地區),是奧地利(Austrian)帝國西北的兩個省份,與德國的薩克森(Saxony)相鄰。第七、八世紀時,當地的人先後從希臘教會和羅馬教會得著福音,十五世紀初葉,當時羅馬教廷,教士奢侈貪婪、教會虛偽腐敗,波希米亞改教領袖約翰胡司(John Huss)展開了一波改革行動,胡司因傳講福音而被當時的羅馬教會處火刑殉道(1415年),此地從此變成逼迫聖徒,令人畏懼的地方,當時仍然忠於福音的人需經常躲避逼迫,他們一度聚集在波希米亞東北部肯瓦(Kurlwald)山谷中的一個村莊裏,度過一段比較平安的生活。到了1457年,這群被稱為「基督之律法的弟兄們」建立了教會,人稱「聯合弟兄會」(United Brothren)。

 

1722年,歐州史上版圖最大的顯赫王朝哈布斯堡(habsburg)攝政要求這群新教徒加入天主教,由於不願放棄新教信仰而遭逼迫,此時弟兄們已經過長達幾世紀的逼迫,許多人用他們的血,印證了所作的見證。他們遭監禁、受苦待、被充軍,不得不拋家別鄉,離開故土,於是摩拉維亞弟兄會的領袖大衛(Christian David)就為他們尋找避難的地方。

昔日摩拉維亞大復興的基地位於現今德國、波蘭、捷克三國邊境上。左為親岑多夫伯爵雕象。(圖2)

復興基地:主的守望莊園

大衛遇見德國薩克森侯國的親岑多夫伯爵(Nicolaus Ludwig Zinzendorf),就請求伯爵讓他們可以在他的土地上避避風頭,伯爵不顧家族的反對,歡迎這群逃亡者,於是大衛從摩拉維亞帶領第一批十位避難的人,六月到達伯爵在德國薩克森的土地上。經過多次往返接送,他陸續帶領那些願意撇下一切的人出來,不久就有二百餘人在此住下。親岑多夫安排他們居住的村莊,名叫「主的守護所」(Herrnhut,另譯主的守望村或主護村),位於赫特堡(Hutberg)山腳下,距伯特鐸夫(Berthelsdorf)約一英里遠。他們用這名稱,有雙重的意思:一是主守護他們,另外則是他們守望禱告,等候主的帶領,作他們的保障。

當以木匠為生的大衛在附近的小山上砍下了第一棵樹,建立起村落後,此處便成為各宗派基督徒的避難所,更是摩拉維亞弟兄會向全球擴展的基地。主為他們預備了這個避難所,在那裏他們的教會又得以更新……。

當年砍樹建立村落的樹林,建有紀念碑。(圖3)

復興起因:為九個小女孩禱告引發的復興

摩拉維亞流傳千古的大復興,起因於九個小女孩;曾經歷過這次聖靈洗禮的弟兄姊妹卻沒有一個人說得清楚1727年8月13日究竟發生了什麼事?他們只說「我們不知道那是在天堂裡,或是仍在人間」……

以1727年的8月13日為高潮的摩拉維亞大復興,事情是發生在親岑多夫伯爵帶領了九名(年齡在十至十三歲)小女孩,他對她們的靈性感到憂心,也費心教導她們。史家曾有一段這樣的紀錄:「伯爵時常向他的夫人抱怨說,雖然這些女孩的外在表現極為優異,但是他找不出任何蛛絲馬跡足以證明她們有自己的靈修生活;並且無論向她們講論多少關於主耶穌基督的事,這些教導似乎都無法深入她們的內心。」在心灰意冷的時候,他就藉禱告以火樣般至極的熱情,懇求恩主將他的恩典和祝福賞賜給這些孩童。

今日德國秀麗如畫的主護村莊園(圖4)

靈火焚燒

這位當時才二十九歲的德國貴族,為了這幾個小女孩的悔改而屈膝在主面前,心力交瘁地不停禱告!歷史告訴我們:

「7月16日,親岑多夫全心全意作披肝瀝膽的禱告,甚至泉湧般的淚水滿襟;這次的禱告發揮了巨大的功效,也是日後賜生命與能力之聖靈動工的開始。」

不僅是親岑多夫伯爵,許多弟兄也展開了前所未有的禱告行動。在一本名為《摩拉維亞教會復興的那些可資追念的日子》一文中,可以讀到以下的記載:

「7月22日,許多弟兄自動相約要時常在赫特堡(Hutberg )聚集,同心禱告並歌頌讚美神。」

「8月5日,伯爵通宵禱告,和他在一起的,還有十二到十四位弟兄。子夜時分赫特堡舉行了一埸大規模的禱告會,全場與會者都大得感動。」

「8月10日是主日,約中午時分,若特(Rothe)牧師在主護村主持聚會時,覺得自己被一股出於主的奇妙而無法抗拒的能力所淹沒,他整個人俯伏在神前,在場的全體會眾也渾然忘我地跟著他俯伏下來。他們就在這種心境下,祈禱唱詩,哭泣懇求。」

「1727年8月13日,即那著名的蒙福之日,施恩懇求的靈澆灌在主護村的會眾身上。親岑多夫回想當時的情況,說當時剎那間臨到全會眾的,是一種與基督緊靠在一起的感覺,而且大家感覺是一致的,甚至連身在二十里外的兩位會友,雖然不知道聚會的情況,竟也同時深深體驗到同樣的祝福。」他們無法說得清楚當時的境況,只能說好像在天上,或仍在人間與主相連。

如今位於主護村的摩拉維亞弟兄會教堂(圖5)

不懈禱告與寰宇宣教

那天過後,一個意念臨到一些弟兄姊妹心中,他們覺得有必要撥出固定的時間來禱告。大家對8月13日那天禱告的祝福記憶猶新,並且相信恆切禱告必得到上帝的應許,大家都深深感到渴望與主傾心吐意。

8月26日,二十四位弟兄和二十四位姊妹聚集,推動從午夜到午夜的二十四小時不間斷禱告,每天日夜二十四班,每班一小時輪流禱告,由大家抽籤決定班次。

8月27日,這個新計劃開始實行。很快地就有更多人加入這個代禱陣容,人數因此增加為七十七位,甚至有些靈性痛悔的孩童中,也自動展開類似的計劃。不分男童或女童都同樣感受到一股強烈禱告的渴望,聽著孩子們的禱告你能不深為感動簡直是不可能的。這些代禱者每周聚會一次,聽取特別需要在主前代求並記念的事項。

29日從夜間十時直到次日早晨,有人目擊了一幅感人萬分的景象,就是女孩們在赫特堡祈禱、唱詩並哭泣。同一時間,男孩們則聚集在另一處懇切禱告。施恩叫人懇求的靈當時傾倒在這些孩子們身上,並且滿有果效,難以形容。這情景真的可以說是天上的喜樂臨到主護村的會眾中間;大家都渾然忘我,拋開世上短暫的事物,一心只渴慕在天上與基督他們的救主同在,享受永遠的福分。

摩拉維亞宣教隊足跡竟遠達加拿大極北的拉布拉多(Labrador)地區(圖6)

 

這始於1727年的禱告會,其後延續了一百年。這禱告到後來帶出宣教行動,就是把基督的救恩傳揚給異教徒,三十三年之久,親岑多夫親自監督一個全球性的宣教組織,他們到丹麥向維京人傳、到西印度群島向黑人傳、到極北的格陵蘭向愛斯基摩人傳、到聖多馬島向黑奴傳、又到蘇里南、非洲黃金海岸、南非、到北美的印地安人中、到南美的牙買加,甚至後來由約翰衛斯理、懷特腓所帶動影響英美的大覺醒,也深受摩拉維亞弟兄們的影響。衛斯理曾訪主護村,與親岑多夫相處多日。

摩拉維亞教會在主護村的墓園,親岑多夫就葬在此。(圖7)

 

主護村這個小小的村落,一群被視為「無學問的小民」,從1732年到1760年的二十八年間,共派出了226位宣教士,他們多是自費的,到達目的地還需自給自足,他們中間有陶匠、木匠、作墳墓的工人,足跡達全球各大洲十多個國家,有人曾問要前往拉布拉多(Labrador)宣教的弟兄,是否準備妥當,他立刻回答說:「明天有一雙鞋子,我就可以動身了。」他們攜妻帶子全家行動,可以死於斯、葬於斯。他們在二十年間所作的,勝過英國國教及更正教在過去二百年所作的。到了二十世紀的1930年,摩拉維亞差會,已差派了三千位宣教士,並且宣教士與信徒的比例是一比十二。

 

 

(1545)

摩拉維亞復興起因於九個小女孩 禱告持續百年 宣教成就卓越

0 則留言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