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消息國度新聞 2017/8/22  馬玉玲台北報導

 

教會復興歷史多發生在歐美地區,而山東大復興是華人的復興歷史,對於華人來說,意義重大。這段復興歷史有分散的信徒或宣教士的記錄,復興的範圍遍及華北及東北幾省,雖然以山東為主,可是要從前後年代的故事中抽絲剝繭找出源頭,實屬不易,本台特以時序將這段歷史分三篇報導,上篇從古約翰宣教士的1908年東北復興說起、中篇報導約在1934年,發生在山東費縣的復興、下篇則報導最為廣傳,於19271937年由柯理培牧師與孟教士所帶動山東大復興的那段輝煌紀錄。

 

近八十多年前,坊間有一本書《山東復興》(The Shantung Revival),是一本英文書,只有封面有四個中文字,那是1933年山東大復興最巔峰時在山東省會濟南出版的見證書,裡面記錄了宣教士及弟兄姐妹往來的書信見證集。封面裡有一段經文記著:「不是依靠勢力,不是依靠才能,乃是依靠我的靈方能成事。」(亞3:7)。

1933年由孟瑪麗宣教士記錄的《山東復興》一書,由上海浸信會出版社印行(圖1)

 

歷世歷代教會復興歷史多發生在歐美地區,能夠報導關於華人復興的歷史,對於華人來說,意義重大。最廣為人傳頌的山東大復興是發生在1927到1937十年間,聖靈在中國大大運行,這個由宣教士啟動,也造就了當代許多中國傳道人的復興,幫助信徒度過了國家最艱難的八年抗戰時刻。而中國最早有教會復興紀錄的卻是1908年的東北復興,這要從古約翰宣教士說起。

復興的春雷──古約翰宣教士

西方宣教士中最為台灣信徒及一般民眾所熟知的,應該就是馬偕博士了。但鮮少人知道,馬偕昔日回加拿大休假時,曾到處演講呼籲年青人跟隨他到台灣開荒佈道,當時曾感動一位年輕人,最後也踏上中國宣教之路,並且引發了中國宣教史上第一個復興浪潮,那就是古約翰宣教士…

古約翰宣教士與妻子羅瑟琳(圖2/來源:大學生研經宣教會香港中心)

到山東煙台

1887年六月,加拿大的古約翰(Jonathan Goforth,1859-1936年)和史美德醫生(Dr.James F.Smith)受加拿大長老會的差派前往中國宣教。古約翰的英國妻子羅瑟琳(Florence Rosalind Bell-Smith)是一位藝術家,她雖然沒有受過神學教育,但卻充滿了宣教的熱忱。他們夫妻與同工史醫師長途跋涉,繞了大半個地球,終於在1888年的初春抵達中國山東省煙台,而後來開始宣教的地點卻是在河南省。創立內地會的宣教士戴德生在當時已經是宣教士領袖,很多西方宣教士都十分尊重他,戴德生勉勵古約翰說:「你要以膝蓋來代步(Go forward on your knees)」,意思就是「你如果要進入中國內地,你一定要靠著禱告來求神引導、帶領你,不要想你用腳和飛跑的腿,就可以跑得很快很遠,想要為神做什麼。」

古約翰夫婦的宣教歷程遇到許多難堪與挫敗,他初期在山東、河南服事,經常需忍受居民的敵視,叫罵、追逐、被投擲泥塊、糞便,甚至石頭都是家常便飯。或許這一切還比不上失去至親的椎心痛──因為當時中國內陸惡劣的生活條件,落後的醫療設施,古約翰夫婦十一個兒女在十二年內,有五個兒女相繼喪命,這是何等大的代價,撕裂肺腑的哀傷,誰能體會!這種愛中國的深情,若非加略山基督的愛,誰能義無反顧,!但這位偉大的宣教士卻沒有因此退卻,反而全力以赴、冒死講道,在他的著作《依靠神的靈 By My Spirit》一文中,古約翰隻字不提兒女死亡的傷痛,只敘述自己在服事主上有不足的虧欠。

古約翰十八歲重生得救時曾說過:「正如保羅所說:『我已經與基督同釘十字架。現在活著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裡面活著。』」(參加拉太書2:20),那時的他已經立定心志跟隨主,但沒想到這宣教歷程成就他生命最深的功課。

經過一段長時間的熬練,居民的態度開始改變,最明顯的就是會幫他搬椅子,還會奉上擺聖經的茶几,也會招待他茶水了。

戴德生(中)跟古約翰說進入中國內地,一定要靠禱告求神引導帶領你

(圖3/轉自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ndex.php?curid=15592247)

 

醫療宣教

古約翰所屬的差會當時的政策是,每一位牧師配搭一位醫師,以醫療宣教的方式,引領當地百姓信主。古約翰的拍擋是史美德醫生,他們一同來中國,情誼深厚,當地民眾也日漸對他們建立起信心。但好景不常,工作稍有起色仇敵撒旦的破壞就到,傳說外國醫生以傳教為名,實際上是要拐小孩,挖他們的心肝來煉藥,這種惡意的謠言如瘟疫般播散到各鄉鎮,於是盲從的群眾,再次仇視宣教士,造成那些歷盡艱辛所建成的宣教站,乏人問津,教會門可羅雀。

1900年夏天,義和團拳匪之亂,挑起國人仇外情緒,到處追殺洋人洩忿,宣教士也不放過。古約翰全家在四圍喊殺的淒厲聲浪中逃亡。經歷了長達20多天生命朝不保夕的恐怖日子,但他對中國人的愛與傳揚福音卻從未減退。

基督將軍馮玉祥曾上過《時代周刊》(圖4/轉自www.ifuun.com/a201642526898)

軍中宣教

古約翰服事的弟兄姊妹中,最有名的應該就是曾任河南省長的馮玉祥將軍。

馮將軍是因為宣教士向他傳福音,而接受耶穌基督作他的救主,他也得了一個「基督將軍」的稱號。他聽人稱道古約翰,就特別邀請他到軍中傳福音,師母也一起同工。

古約翰每天兩次,向1,000多名軍人講道,其中多半屬長官級,師母也與官太太們聚會,勸她們認罪悔改信靠耶穌。那段日子,古約翰曾替960位軍人施洗,也曾經一天內為4,000多名官長和士兵領聖餐。這些軍人因為信奉基督,軍紀特別嚴明;不再到處搶奪財物,除去了許多昔日的惡習,因此也受到了老百姓的愛戴,而馮將軍成為古宣教士的好友。

古約翰的著作,(左)《Miracle Lives of China在中國的神蹟》、(右)《An Open Door in China》(圖5)

中國最早的復興紀錄──東北復興

1908年早期,當古約翰到瀋陽講道,主題是聖經撒迦利亞書四章六節「不是依靠勢力,不是依靠才能,乃是靠神的靈方能成事」,他當時不斷地傳講這個信息,在場的一位教會長老受恩感而認罪悔改,因認罪而帶下了復興,超過800人認罪並信服神,甚至歸還虧欠別人的東西。復興的火不單蔓延到當時的東北九省,也延燒到中國西南的成都,長老教會五年內有1300人受洗。

在一本紀錄這段復興歷史的書中說道古約翰所帶領的復興…「他強調讀聖經、順服神的話、神的聖潔、人的無助、禱告的需要及基督拯救的大能。」

當社會反基督教最劇烈的1926年春天,古約翰的宣教伸展到吉林,並在長春等地設立宣教站,向遼寧省推進,也曾渡過鴨綠江,深入朝鮮傳講福音。

由於他四處奔波,體力消耗殆盡,加上年事已高,健康亮起紅燈。1930年初,他回到加拿大,發現右眼視網膜脫落,雖施行手術仍無法醫治,因此右眼完全失明,但絲毫無損他在中國宣教的熱情,他已經決定晚年奉獻給中國。在住院四個月休養期間,他口述了在中國宣教的回憶錄,由護士蓋小姐筆錄,再交給古師母整理成書,取名《在中國的神蹟》(Miracle Lives of China)。直至1933年3月,古約翰僅存的左眼,亦不幸完全失明。這時,他以為自己的宣教生涯已經告終,不能看也不能寫,再也看不到會友的面容,但神的心意卻非如此,古約翰熟讀聖經,曾讀過新舊約聖經73次,新約中英文經文都已經銘記在心,因此當弟兄姊妹找他的時候,他可以依照他們的需要,用聖經的話透過比喻、講論等方式幫助他們,又可以為弟兄姊妹禱告,瞎眼雖然帶來些許的不方便,但不能阻撓他對神的事奉,他瞎著眼睛仍繼續維持每週至少四次講道,每次吸引超過千人會眾,不少人被他的生命感動,多人信主得救。

古約翰77歲榮歸天家

1934年,他的妻子羅瑟琳病重,需要回到加拿大接受治療。75歲的古約翰就陪伴妻子,登上了離開中國的列車。當時有來自東北的48所教會,為要見他們的牧者最後一面,都擠在車站送行。羅瑟琳在丈夫的耳邊描述當時的情景說,來送行的人如海沙,他們舉起牌子,上面寫著「為我們留下真愛的牧者」、「耶穌基督忠心的僕人」,古約翰聽來不禁流下眼淚。在火車開出的瞬間,古約翰探出窗外,俯首躬身,面向群眾,然後以手連心,望向蒼天,示意他們終有一天要在天家相聚。

1936年10月7日,古約翰在加拿大安大略省,懷俄明市的聖安得烈教堂講完道後,當天晚上在睡眠中被主接去,在世寄居77載。他確實是一位忠心事主,至死不渝的神僕,也是中國最早復興歷史的啟動者。

 

(下期待續)山東大復興中篇,帶您進入山東費城看耶穌家庭與三條魚的故事

 

 

 

 

 

 

`

 

(358)

20世紀初 中國響起復興的春雷 古約翰宣教士啟動東北復興

發表迴響